難以解釋的司法行為

0
3

倪國榮/自由業新竹雖以科學園區著名,惟市區僅一個鎮般大小,公立大學三間,當然無人不知,教育大學校長陳惠邦出事,涉連續侵佔,即師生之憂,昨判決出來,兩年徒刑,惟竟可認罪協商,緩刑兩年,侵佔了284 萬餘元,也以繳交公庫 350 萬元,全案就此輕輕放下。法院之判,師生蒙羞,新竹之恥,但公立學校校長屬廣義公務員,即辯爭下可逃貪污罪,以校長的影響力,有罪即罰,負起責任,怎可眼睜睜地判予緩刑呢?大學更是培養知識份子的場所,公立校長職責深遠,新竹教育大學是老學校,可溯至日治時代,今校長此罪,必入校史,師生之情何以堪?況又鬆鬆罰錢放下,對全國其他學校之風紀整飭,不是做了很壞示範嗎?很快令人想起陳水扁判決,無一毛入其帳戶,但以其總統實質影響力入罪,但這位校長經查其帳戶往還,污錢屬實,卻仍可如此輕輕放下,這是什麼司法行為呢?司法人公理公義的行為能力在哪裡?又此案於2014年被揭發,日昨才判決,也未見檢察官上訴,其以小案處理,推拖時間,事緩則圓的心態不言可喻,法院之不食人間煙火,此又一案例。新竹有著名的高中校長辛志平,培養出諾貝爾獎得獎人李遠哲,李遠哲特懷念其高中生活的影響,辛校長故居也以成市定古蹟,比起來,教育大學校長之行為,羞愧新竹,其判刑也沒有反映配稱出他應負的責任與傷害,反顯出司法制度問題之泥沼。希望司法界不要看輕此案,這位教育大學校長竟連續侵吞公款,先侵佔獎學金217萬,後又侵佔與中國交流有關款項67萬餘,屬連續犯;其罪與罰之胡混,台灣又怎麼培養知識份子、學者呢?政府又怎麼面對那默默奮鬥、一介不取的廣大教育工作人員呢?這個案件是不是在告訴他們,你「放鬆」一下自己沒關係呢?

APPLE NEWS COPY RIGHT

原文地址: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70520/1122574/難以解釋的司法行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