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改交鋒】李佳玟:法務部長的耍賴功力

0
3

李佳玟/成功大學法律系教授媒體報導,法務部長邱太三於五月一日視察台北地檢署,受到檢察官的熱烈歡迎。邱部長特別稱讚身兼司改國是會議代表的檢察官林達,肯定他能說能寫,笑說唯一不足的就是林檢察官不太會耍賴,「不像部長就比較會耍賴」。身為司改國是會議的同組委員,在開會過程中充分感受到邱部長的耍賴功力。譬如第五次分組會議中關於檢察總長的任命方式,邱部長反對檢察總長的任命需要經過立法院同意。他舉出當年謝文定​、陳聰明、黃世銘三人的情況,說明如果讓立法院同意會有什麼問題,也說現在由立院同意的任命方式讓檢察總長欠總統人情。但他除了反對林孟皇法官的改革提案,卻沒提出任何方案,改革他從當立法委員開始就認為的爛制度,放任檢察體系的龍頭未來繼續欠總統人情。在討論法務部長對於檢察人事的圈選權時,邱部長有時說他不喜歡有圈選權,點頭同意讓主任檢察官以票選方式產生。有時他又對於人事圈選權寸步不讓,逼問提案者要是檢察官票選選出來的檢察長他都不滿意,他一定要接受嗎?邱部長每次的發言,乍聽都會覺得頗有道理,但合在一起卻讓人困惑──邱部長到底是喜歡還是討厭檢察人事圈選權?他為什麼只願意鬆手主任檢察官的人事,接受檢察官自治,卻對於檢察長的人事寸步不讓?更重要的是,檢察人事應該取決於法務部長的喜好嗎?一個可以讓檢察權行使公平、有效能,且可以權責相符的人事制度應該怎麼設計?了解檢察體系生態的人都知道,政治力是否可以影響檢察體系,檢察長是關鍵。在檢察一體的結構下,檢察官所有起訴、不起訴的決定必須要經過主任檢察官與檢察長。一般的案件,檢察長通常授權襄閱檢察官處理,但就重大案件,在搜索前,基層檢察官會跟主任檢察官與檢察長討論。至於羈押,檢察長甚至有可能直接下令基層檢察官聲押某人,即便檢察官連要證明該人犯罪嫌疑重大都有困難。所以,控制檢察長就等於控制檢察官。事實上,控制通常不需要明白的下令,檢察長有心想要討好當局也就夠了。對於檢察官而言,只要看到討好政客當局的檢察官平步青雲,不當聲押的升主任檢察官,下令聲押的檢察長到某個高分檢等待接高檢署檢察長,不管外界怎樣質疑。檢察官怎樣才可以升官,脫離基層的過勞地獄,邁向美好的未來,大家都能心領神會。對於政客而言,檢察官只有好用與不好用之分。政客完全不在意,檢察官這麼好用,代表自己未來下台之後,可能受到司法追殺。政客以為,只要在下台之前,把京畿重鎮的檢察人事安排妥當就可以高枕無憂。殊不知,願意當政治打手的檢察官不一定有政黨忠誠,為了升官,可在不同政權下配合起訴。再不然,新任的法務部長也有調動檢察長的權限,總是可以把前朝的人調離檢察長的位置,然後得償宿願,換上聽話的自己人。只是要解決上述政治干預檢察體系的問題,倒也不是完全拔除法務部長對於檢察長的人事圈選權。制度上之所以賦予法務部長的檢察人事權,是為了讓檢察官能夠貫徹國家刑事政策的使命。由於負有政策使命,檢察體系自始無法與政治切離關係。只是,倘若給予法務部長太多的人事權力,可能會干擾檢察權的公正性。因此,為了讓檢察權能公正行使,檢察體系必須具有相當的獨立性,除了個別檢察官必須受到如同法官的身分與薪資的保障,以及採行檢察一體的陽光監督制度之外,在人事晉升或是檢察事務的處理分配上,也必須給予基層檢察官相當的自治權力。這正是林孟皇法官為何提出先由基層檢察官票選檢察長,再由法務部長圈選之改革方案的原因,目的希望兼顧檢察權的公正與權責相符。但邱部長反對,理由是會限制他的選擇權,未來怎麼要他負責。即便現行制度下檢察長的產生方式是由檢察人審會提出兩倍人選,他卻不認為檢察人審會會提出他不能接受的人選,顯然檢察人審會無法對於法務部長的人事權做有意義的控制。另外,在制度上說不清楚的是,法務部長到底要怎麼為檢察權行使不當負責?過去的部長有為檢察官濫權追訴負責嗎?曾經為發生過這麼多貪贓枉法的檢察官下台嗎?如果法務部長的下台自始至終都是取決於當局的喜好,法務部長是不是從以前到現在對檢察體系只有權,而沒有責?邱部長為了維護檢察官的司法官身分,的確相當認真。但檢察體系受到政治干預,因此被質疑不獨立不公正,卻是檢察體系的痛。基層檢察官在給邱部長掌聲之餘,是否容許邱部長在檢察人事問題上繼續耍賴?期待檢察體系不受政治干預的大眾呢?是否也容許誓言進行司法改革的蔡英文政府,繼續在檢察人事的問題上對台灣社會耍賴?

APPLE NEWS COPY RIGHT

原文地址: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70508/1113698/【司改交鋒】李佳玟:法務部長的耍賴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