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江榮祥:謝女逃死不是「司法奇蹟」

0
3

江榮祥/執業律師、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委員「八里媽媽嘴咖啡店雙屍命案」被告謝女於歷審中曾被判死刑,經更審認已悔悟且可教化,終獲判無期徒刑定讞。報載民眾痛批如此輕判是「司法奇蹟」,承辦檢警指責承審法官「跟被害人感受分離,不能體會被害人莫名遭殺害的恐懼」,死者家屬更怒斥「如果死的是法官的家人,他們還會這樣判嗎?」 前監察院長王建煊曾言:希望法官家裡多遭遇一些不幸的事,恐龍法官應該會少一點。現任基隆地檢署檢察長陳宏達也曾於2013年間著文「法官辦案應富同理心」,在網路上流傳,提及日本作家暨《文藝春秋》創辦人菊池寬所著的短篇小說《若杉裁判長》,正是一則法官家裡遭遇不幸的故事。然而,該篇小說在日本法學界中是被視作反面教材!在作家的筆下,日本某地方裁判所刑事部裁判長(相當於我國地方法院刑事庭審判長)若杉浩三懷著教育家的志望,科刑一向寬大,就算是對重罪被告判處五年懲役(有期徒刑),仍施予執行猶豫(緩刑)的恩典;迄身遭小偷侵入住居行竊之害後,論罪科刑乃變為極其嚴厲。不過,依照文成當時的法律規定是:受二年以下懲役之宣告,才有可能獲得執行猶豫。因此,判處五年懲役,根本無從施予執行猶豫。作家煽情渲染,極盡諷刺之能,反而成了小說的「硬傷」。歷任日本檢察官、律師、國會議員的佐藤道夫,在著作《検事調書の余白》(暫譯《檢察官調查報告的留白》)中描寫了另外一則故事:有一位同樣是寬法慎刑的法官,同樣是身遭小偷入宅行竊之害,起初也是義憤填膺,決意在此後的判決中嚴懲被告,但在聽聞了〈若杉裁判長〉的故事後,才猛然省悟到「裁判官不得將自身的感情置入裁判之中」,並對自己竟因自身受害而遷怒他案被告的念頭深以為恥。總而言之,「量刑」是實現司法正義且高度複雜的裁量行為,法官於此應免於主觀恣意,也要能融入並反應社會各界在公平正義上的情感、價值與期待。就涉及死刑的重罪而言,大法官目前仍肯定其合憲,因執行結果剝奪受刑人生命且不可回復,法官於此自當審慎再三,萬不能「國人皆曰可殺,然後殺之」!死者家屬痛失親人,不滿判決結果,情有可原。然本案量刑已經過調查證據及言詞辯論的正當程序,並有警察大學犯罪防治學系及台灣大學心理學系心理衡鑑實證可據,一般民眾與承辦檢警應尊重法官判斷。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四分組前決議「大法官召開憲法法庭、最高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行言詞辯論時應予直播」,人民得以就近觀看公開透明的法庭審理過程,同時「加強公民法律教育」,應該可以提升人民對於司法的認識與信賴。

APPLE NEWS COPY RIGHT

原文地址: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70422/1102893/律師江榮祥:謝女逃死不是「司法奇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