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院失火 川普無能為力

0
4

向駿/致理科技大學教授兼拉丁美洲經貿研究中心主任能讓《紐約時報》在不到20天內以三篇社論和一篇投書討論的應該是非同小可的大事,尷尬的是眼看後院失火美國總統川普卻無能為力。3月30日委內瑞拉最高法院裁決,由於反對派聯盟主導的國會「藐視憲法」(in contempt of the constitution),高院將取而代之履行立法職責。《紐時》當天在題為「委內瑞拉危機重重」(Crisis Upon Crisis in Venezuela)的社論中建議將委國逐出(expel)「美洲國家組織」(OAS)。4月1日《紐時》在「委內瑞拉淪入獨裁」(Venezuela’s Descent into Dictatorship)社論中引用OAS秘書長阿爾馬格羅(Luis Almagro)對該裁決的定調:「自為政變」(self-inflicted coup d’état),並指「委內瑞拉最高法院剝奪立法機構權力並自我授權的裁定,使這個已深受暴力和經濟匱乏困擾的國家更邁向公然的獨裁。」4月15日「逼迫委國領導人退場」(Pressuring Venezuela’s Leader to Back Down)為題的社論則抨擊委內瑞拉封鎖國外新聞來源、禁止外國記者入境並騷擾本國記者。4月7日美國知名智庫「美洲對話」(Inter-American Dialogue)及「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拉美項目創立主任、現任教南加大的羅文索教授(Abraham F. Lowenthal)投書《紐約時報》,他在「世界能幫委內瑞拉自救嗎?」(Can the World Help Venezuela Save Itself?)一文中指出:「民主成長必須在地化,但國際支持和經驗卻有助於國內合法領導人完成民主化。」儘管美國長期以來自告奮勇地在全球扮演民主「推動者」甚至是「守衛者」的角色,但在面對委內瑞拉時川普卻寧可退居二線。1月20日美國候任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表示支持委內瑞拉的「政權轉移」(regime change),並將尋求與拉美右派政府和組織合作,如巴西、哥倫比亞和美洲國家組織,取代總統馬杜羅(Nicolás Maduro)所領導「無能和失職」(incompetent and dysfunctional)的政府。2月13日美國將委內瑞拉副總統艾爾艾薩米(Tareck El Aissami)列入美國的毒品制裁名單,15日川普要求馬杜洛釋放反對派領袖羅培斯(Leopoldo López),稍後委國外長羅德里格斯(Delcy Rodriguez)嚴詞拒絕並要求川普停止對委國「發號施令」。儘管2月初34位跨黨派國會議員聯名要求川普對委內瑞拉實施外交制裁,問題是如果OAS引用「民主條款」(Democratic Charter)對委內瑞拉實施外交制裁,美國並無把握能獲得三分之二的支持。以川普政府對OAS的態度為例,其所屬「美洲人權委員會」(Inter-Americ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IAHRC)因立場中立、獨立自主深受尊重,但美國卻杯葛該委員會3月21日有關川普對移民所頒行政命令(executive orders)是否違反人權的三場聽證會,這是近20年來美國首次未出席該委員會,此舉勢將影響美國對古巴、厄瓜多等國違反人權的立場。川普如何處理委內瑞拉這個燙手山芋呢?他一方面打電話請巴西和智利協助把委內瑞拉違反人權的議題提交OAS討論,另方面在3月28日OAS表決前夕,由佛州共和黨參議員盧比歐(Marco Rubio)出面警告海地、薩爾瓦多、多明尼加等國,如果不支持中止委內瑞拉在OAS的會員國資格,美國將削減對其援助,結果OAS通過了語意不清的決議! 反觀中國卻對深陷政經危機的委內瑞拉伸出援手,3月23日亞投行宣布最新一批通過申請加入的13個國家包括委內瑞拉,因此確定仍為中國在拉美的「朋友圈」內。去年APEC年會前夕《金融時報》貼切地形容「當美國總統歐巴馬在秘魯與習近平及其他環太平洋國家領導人坐到一起時,他也許會感覺自己正在把全球經濟的鑰匙交給這位中國領導人。」川普就任後,美、中、拉三邊關係的發展似乎印證此一趨勢!【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本報特闢《即時論壇》,歡迎讀者投稿,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文長以500字為度,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唯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APPLE NEWS COPY RIGHT

原文地址: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70416/1099092/​後院失火川普無能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