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文本專欄:匪諜匪諜生得真沒力

0
3

自從「保防工作法」被端上檯面,國內情治單位看似配合議題逐一收網,接連有匪諜被逮獲。若就「5千」匪諜潛伏於台灣的說法來看,兩三天抓一個,不但不能算多,還嫌太少,似乎該像抓詐騙集團一樣,一口氣抓幾十、一百多個,才能算是「有在做事」。但回歸問題原點,抓匪諜抓過頭,會侵害人權,不抓嘛,就變成匪諜侵害其他士農工商一切權了。那應該如何拿捏保防的適當尺度呢?我認為還是有幾個大方向可以參考。首先,有親匪言論,不代表有匪諜事實。過濾言論,不如過濾具體交流。台灣親匪的人往往意見很多,多到像是笨蛋;他們如果真是匪諜,只怕台灣的資訊沒講出幾條,倒是流出一堆和匪方高層的合照與公文,以證明他們的尊爵不凡。他們是真蠢,不是裝蠢,正是因為蠢到無立錐之地,本土混不下去,才想要利用兩岸矛盾來找生存空間。但共匪可一點都不弱智。老共那邊是很多人貪污,但絕非沒有辦事能力。要從事諜報工作,不只要有門道,更要用腦。那些親匪的就算想要出賣台灣來賺點錢,只怕老共也會對這些人的無知無能感到怕怕,怕自己先被賣了。因此有親匪言論,不代表有通匪事實。真正的匪諜會有具體交流,台灣的資訊送過去,老共的錢流過來。因為這些交換很可能是在境外完成,所以在國內以編制人力來處理,就算能有成果,也成本過高。除了透過網路技術過濾外,不妨也建立全民都能參與的檢舉機制,透過民眾的主動協助,會更事半功倍。過去「保密防諜,人人有責」的白色恐怖時代,不論你是對誰講,資訊都會進到情治單位的眼中。但現在出現疑似匪諜,或是抓到一些消息,那要對誰講呢?哪個單位才可靠?會踢皮球嗎?要我們先幫忙「分案」,還是他們自己會分是誰承辦?相關單位的確有必要整理出一套模式,以類似113、1999,或1985的專線或網站,提供一套快捷、有效的舉報管道。當然,面對國內情治單位疊床架屋的現實,要搞出這一套,可能需要點時間。其次,如果真的需要建構編制人力,那就利用現有人力。現在各高中大學的教官之後要裁掉,那這些人力要用到哪邊去?年金改革,很多老師說自己教到65歲,會教不動,又該怎麼辦呢?我的建議是,就通通拿去做007,轉職成保防人員嘛!很多公教單位的人,不是總愛說「教官人很好」、「教官不可以廢」、「教官很會管理」、「教官是不可或缺的人力」。那就把教官留下來,各地校安中心部分轉型為保防中心,改成監視老師和附近的公家機關嘛!這樣也不需有太大的調動,簡單教育訓練一下,即可上手。其實也不用訓練,他們本來就在監視老師校長了,只是老師不知道。還有那些說自己沒辦法撐到65歲才退的老師,他們雖然教不動小屁孩,但當個保防人員應該還是綽綽有餘。他們對於政府運作比較熟門熟路,對在地人際脈絡也有瞭解,也是可以快速進入狀況。叫他們工友或當行政雇員,不如當個情報員,感覺也比較派頭。最後,就是什麼該抓,什麼不該抓,要有明確的標準,讓善者得以遵從,惡者也瞭解界線何在,不敢隨意越界。台灣政治意識型態飄來飄去,許多兩岸交流、商業互動都存在模糊空間,這也讓人有上下其手的機會。過去有明確規範者,看來只有國軍是認真宣導、執行,白紙黑字貼得到處都是,口袋中還有小卡。抓到匪諜者,也還是以軍方最多。許多公教單位對此雖有文字規定,但沒人理會,或是自行解釋,一切隨喜。一般百姓更是意識薄弱,究竟何種行為有洩密之虞,什麼又是在合理互動的範圍內,有待釐清。與其拼命建構組織或法規,不如就由政府負面表列說清楚什麼不行;而且不是隨便放個指示牌或發個沒人看的公告,而是建構系統式的規範,從軍事位置到農業技術,從官員行程到預算支用,讓想知道界線的百姓能快速查知那紅線在哪,也可讓執行者有具體的參考。總結來講,情治單位與其在那搶預算或編缺,還不如做點真正有意義的事。在兩岸的情報戰上,因為有美國這個靠山,台灣一直擁有相對的優勢,但不代表我們就能放著不管,或是擺爛靠爸。過度的保防的確可能侵害人權,但台灣現在的問題是相關能量不足,補洞能否補完都是問題,惶論越權。有些人認為,轉型正義未成,台灣也就難以對此建構一套價值標準去劃定實質執法界線。但看看現在反對保防法最力的那些人,他們會在意什麼轉型正義的價值標準嗎?提不出解決方案的反對,往往就是為反對而反對。就跳過笨蛋,認真面對實務問題,做點事吧。

APPLE NEWS COPY RIGHT

原文地址: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70319/1078802/人渣文本專欄:匪諜匪諜生得真沒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