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週刊】他曾吸毒流浪街頭 最終翻身成蛋糕師傅

0
4

濕冷的三月天,孫亦德穿著短袖、牛仔褲,使力揉著麵糰,「一直做事,這裡又有烤爐會熱」,眼前的他,是個三十多歲壯碩的西點師傅。然而,他卻有不為人知的過往。「國中個子小,被霸凌後,我就開始用武力保護自己,我去恐嚇勒索(同學),爸媽知道了,把我關在家裡三樓,最後媽媽說,既然不想讀,去學功夫,我國中二年級下學期就休學,去親戚開的麵包店學一陣子。」十六、七歲成為麵包師傅,月領三萬多,孫亦德自覺了不起:「那時自己年紀輕輕就賺錢,覺得很厲害,晚上下班,跑去夜店玩,每個月賺的全花光,不夠還跟媽媽拿」。一天深夜,他跟友人在淡水打保齡球,右手遭人砍傷,緊急送淡水馬偕醫院,他怕爸媽擔心,謊稱「跌倒」。孫亦德苦笑:「當時我只是看對方的刺青很特別,所以才會一直盯著他瞧,他以為我瞪他,我也衝,一言不合,他就拿刀砍我。」右手的無名指和小指韌帶被砍斷,「雖然住一個多星期出院,但復健路很長,做水療電療一兩年,那時十八歲了,在等當兵,就在家裡幫忙賣麵,但右手無力,麵湯都會灑出來,有時客人會罵,讓我很受挫。」退伍後,孫亦德找工作發現,西點麵包技術變化太快,他只學過麵包,對蛋糕一知半解,另一方面,右手無法使力,讓他處處碰壁,「我就墮落,最後乾脆在聲色場所上班,吸K他命」,逃避現實。日夜顛倒的生活,父親孫林興實在看不下去,一氣之下,將他趕出家門。孫亦德說:「那時我身上連一塊錢都沒有,只能在馬路上亂逛,晚上睡萬華火車站,冬天很冷,地板冰透了,一個街友給我一個紙箱墊在地上睡,沒想到,過去我嫌髒嫌臭、瞧不起的街友,也是有人情味」。彷彿遊魂,在外流浪幾天,最後是已嫁人的姐姐孫巧蓉找他回家,孫亦德說:「二十六、七歲,遇到一位西點師傅,是他把我拉在身邊,教我做蛋糕點心,也不嫌棄我右手沒力,他真的是我的貴人。」蛋糕學了一年多,爸媽帶著孫亦德拜媽祖,孫亦德說:「我慢慢戒掉毒癮,我就在家做點心,一邊幫忙賣麵,我賣過日式和果子,但萬華這邊不流行,還賣過米粉湯、壽司」。「直到快三十歲,才決定做西點,人生三十才開始,好像太遲了…」,孫亦德苦笑。三年前,孫亦德選在西園路開店,他研發豆漿養生蛋糕,不添加膨鬆劑,試了快一年,直到這兩年生意才穩定成長,讓爸媽終於放下心中石頭。這天天氣寒冷,擔心兒子一個人顧店,沒時間吃飯,洪佩瑜和先生午後騎著摩托車送便當,洪佩瑜說:「現在最大心願,就是亦德有個好對象,緊娶一娶。」看著夫妻倆離去身影,我想,子女,不管年紀多大,都是父母最放不下的牽掛。(撰文:單美雲)

APPLE NEWS COPY RIGHT

原文地址: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xtmag/20170318/1075122/【壹週刊】他曾吸毒流浪街頭 最終翻身成蛋糕師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