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瓏、馬躍:土地 是回家唯一的路

0
3

莎瓏.伊斯哈罕布德/暨南大學原鄉發展專班助理教授
馬躍.比吼/紀錄片導演「原住民傳統領域」是原住民原本「生活的空間」,也就是居住、農耕、漁獵與採集的土地、流域與海域。台灣原住民有許多不同族群,各有不同文化,相同的是,「生活的空間」大多由部落或家族共有,而不是個人私有。部落或家族很清楚可使用範圍與使用規範,例如:農地通常屬於家族共有;獵場、漁場、採集地通常屬於部落共有,大家都可以使用,但要注意使用的時節、方法、收穫如何分享等等。現代的「土地私有制」是要從土地獲取最大的財富,因此可以炒作土地、砍伐整座森林、蓋大飯店等等。原住民原本的「土地共有制」是人與自然和諧共存的關係,是整個社群一起照顧土地,讓動植物更豐沛,足以供應族人生活所需。這片土地庇蔭並餵養族人,族人也尊敬並照顧這片土地,就這樣一代一代繼續下去。而且,土地是信仰與文化的根基,也是歷史記憶的根基。土地不只是土地,而是一種神聖的存在,庇蔭著族人,連結了整個族群、文化、信仰、歷史與記憶。2002年到2007年原民會曾做傳統領域調查,訪查老人家記憶中部落原本的生活空間,調查結果16個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總面積大約是180萬公頃。但是目前原住民擁有所有權的土地只有十多萬公頃,這是因為百年來統治者以「武力攻打」、「不正義的法律與政策」等方式掠奪原住民土地的結果。傳統領域的土地所有權,目前大多屬於林務局、國家公園、台糖或退輔會等,少部分屬於私人或財團。多年來,原住民年輕人大都外流到都市工作,部落只剩下老人和小孩,一個重要原因是,大部分部落傳統領域屬於政府機關,族人無法使用這些土地,無法繼續過去的生活方式,年輕人難以謀生,更不可能發展現代的農牧業或其他產業,只好到都市擔任危險性高的底層勞工,僅有的小小土地逐年荒廢,老人和小孩無人照顧,語言和文化也面臨傳承危機。也就是說,原住民的文化、經濟、教育、健康上的弱勢,最根本原因就是「傳統領域被國家大量剝奪」。目前討論的「劃設辦法」是讓部落將原本的生活空間「劃設」出來,由政府公告。「劃設傳統領域」並不會改變土地所有權,所有權仍然屬於這些政府機關或私人擁有,只是讓部落有機會主張「這是我們的傳統領域」,並與各機關討論如何「共管」、「使用」這些土地和自然資源。「劃設傳統領域」也讓各部落有機會對大型開發案如大飯店、礦場等行使「知情同意權」,阻止這些開發案嚴重影響族人的生活與生態環境。這樣,原住民就有機會回到祖先留下的土地,年輕人就有機會「回家」,老人和小孩就有家人可以陪伴,土地就有族人可以照顧,百年來伐木造林的生態浩劫有機會修復,「友善環境的農牧業」、「有部落特色的觀光文創」可能在部落發展,語言和文化有機會傳承,還可能在傳統文化的基礎上生長出更多可能性。因此,「劃設傳統領域」是為原住民年輕人打造一條「回家的路」,也是重建「人與自然相互依存」的和諧關係,走出一條不同於資本主義功利傾向與無止盡擴張的道路。如果台灣希望成為追求公義、多元文化與族群平等的國家,比下對岸那個破壞自然生態、鎮壓圖博人與維吾爾人的國家,請修改「劃設辦法」,由部落主導劃設完整傳統領域,還給我們一條「回家的路」吧! 

APPLE NEWS COPY RIGHT

原文地址: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70307/1070447/莎瓏、馬躍:土地是回家唯一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