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立專法 反同方真的可以接受嗎?

0
3

江河清/American University人類學博士候選人 近日,法務部公布幾個不同專法版本之後,雖然許多挺同者都很不滿,主張歧視專法不是婚姻平權的選項;但另一方面,部分挺同人士也提出專法內容的討論,思考專法可否是一個在運動上可以暫時、勉強接受的過渡狀態,期待未來繼續修法。筆者認為一旦進入這個專法內容的討論,就是跳過另立專法是否可以接受的根本問題。即便因為專法,部分同志伴侶可以獲得一些保障,但對整體同志運動而言,另立專法就是政治人物將歧視入法,讓法律服務社會偏見。這對同志人權是重傷,而不是進步。挺同者對於專法的不滿很容易理解,但反同者也未必可以接受目前提出的專法版本。舉例來說,反同色彩強烈的輔大神學院研究員齊明,日前就明確反對專法保障程度接近民法婚姻制度。換句話說,一旦進入專法內容的辯論,就是跳過「另立專法就是歧視」的辯論,然後挺同者必須要在不平等的法律框架下,與反同的「萌萌們」對抗,討價還價要給同志伴侶的最低法律保障可以低到多低?反同人士當然會認為保障越低賤越好,還會不斷提出同志們活該被不平等對待的荒唐理由。「另立專法,保障同志」是萌萌們喊出來的口號,但他們真正的目的從來就不是要「保障」同志。有人說,在技術上專法可以或可能保障到跟婚姻內容幾乎一樣,但問題是另立專法的動機就不是要給同志伴侶平權保障,也不認為同志該被法律平等對待。德國《伴侶法》幾乎跟婚姻制度保障一模一樣,但那也是靠德國同志伴侶不斷打官司,才接近的法律平等狀態,而不是靠德國反同人士的善意施捨。我認為台灣一旦進入專法內容的討論,就是要進入另立專法的預設立場:同志跟異性戀就是不平等的人。然後才接著討論,這個不平等到底有多麼不平等?在專法制訂上,該如何具體化這個不平等?於是,主張同志跟異性戀不平等的反同人士必然會在專法的討論中,無所不用其極壓低、限縮同志伴侶的保障。相對的,那些被迫進入這個專法內容討論的同志們,則必須在這個不平等的預設框架,努力主張同志應該要被法律平等對待。對於同志運動朋友來說,這將會是一個凌遲的殘忍過程,討論哪些權益可以割捨,交換所謂的「保障」?倘若不幸另立專法,被阻擋的不只是婚姻平權,也包括了普遍性的伴侶法。對於執政黨來說,如果「同志伴侶專法」出現,意味著婚姻平權的抗爭將會繼續延長,執政黨必然會被批判沒有實現競選承諾;對於同志運動來說,反同人士和保守的政治人物必然會理所當然宣稱同志已經有專法,法律已經「進步」了,對於同志有保障了,讓對話變得更加困難。總而言之,一旦歧視專法通過,未來的婚姻平權運動,對於同志朋友和執政黨都只會變得更加漫長和艱辛。
《即時論壇》徵稿
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本報特闢《即時論壇》,歡迎讀者投稿,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文長以500字為度,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唯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APPLE NEWS COPY RIGHT

原文地址: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70302/1067182/另立專法 反同方真的可以接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