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的感嘆:從權力的本質談對司改國是會議的期許

0
3

簡祥紋/高雄少年及家事法院法官二二八事件後,台灣又經歷過漫長人權黯淡的年代,犧牲眾多人的生命、自由及財產,真正的民主法治始得以建立,雖不夠健全,但已彌足珍貴,《憲法》保障人權的核心價值,終能逐步的實現。而人權保障的落實,根基於國家權力的穩定性與可預測性,亦即民主與法治,而民主法治的落實,則需仰賴獨立健全之司法權,因在權力分立的架構下,司法權是憲法價值秩序及國家理性底線的守護者。如果二二八事件當時,台灣已有獨立的司法,加害者必有所顧忌,殺戮不可能發生,縱然發生,加害者亦會適時受到應有懲罰,人民之怨亦早已平息。台灣的司法,經過眾多人無私的奉獻,才得以有今日成果,但仍不盡完善,所以必須不斷的改革。此次司改國是會議背負著司改成敗的大任,司改委員們雖無形式上之國家權力,但掌握了極具影響力的「實質」權力,牽動著台灣民主法治能否繼續正向發展的關鍵,但是否人人都能體會權力的本質是什麼,頗令人質疑。筆者看了幾場分組會議討論過程後,略感少數「法律人」本位主義仍然太強烈,固守自己的立場,沒有敞開心胸,為人民整體利益去考量,不是急著保護自己既有的利益,就是拼命搜刮利益,甚至有人為達目的、喪盡理性,不惜以潑婦罵街方式污衊司法。但如此自私又短視近利的作為,如果不慎將台灣的司法根基毀掉,那麼「法律人」們,試問將來還有你們的舞台或利益嗎?蓋覆巢之下,豈有完卵?除非是想附庸於獨裁者而甘為鷹犬,那就另當別論了。多元意見之可貴,乃建立在無私及理性論證之過程,尤其身為「法律人」就該有「法律人」應有的格局、視野及專業素養,如果只憑「感覺」而毫無根據,就不負責任的信口開河、嘩眾取寵,那與「鄉民」間的插科打諢有何不同?這樣的意見又何來「可貴」可言?那要以「法律人」身份來參與司改國是會議的意義又何在呢?從「君權神授」到「主權在民」,在全世界或台灣,都是一段艱辛的血淚史,民主時代雖講求「民意」,但也不該動輒挾「民意」為藉口,假借「人民的感覺」來掩飾自己權力濫用的脫軌行為,否則與古代皇帝裝神弄鬼,以「異象」神化自己、假借「天命」有何差異?都只是愚民的伎倆而已。站在歷史的轉捩點上,司改委員們任重而道遠,如不能深刻體會自己掌握的權力本質為何,恐怕會將台灣帶往沈淪的境界,豈能不戒慎恐懼之。明儒黃宗羲在《原君》一文寫道:「有生之初,人各自私也,人各自利也;天下有公利而莫或興之,有公害而莫或除之。有人者出,不以一己之利為利,而使天下受其利;不以一己之害為害,而使天下釋其害;此其人之勤勞必千萬於天下之人。」簡單來說,權力是用來造福人民的,不是用來維護或搜刮自己的利益,所以權力本質為何?責任是也!
《即時論壇》徵稿
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本報特闢《即時論壇》,歡迎讀者投稿,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文長以500字為度,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唯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APPLE NEWS COPY RIGHT

原文地址: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70228/1065680/法官的感嘆:從權力的本質談對司改國是會議的期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