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覆「藍營人士對二二八事件的詭辯」

0
5

陳明/時事評論者拜讀鄧鴻源先生在「藍營人士對二二八事件的詭辯」中對拙作的批評,除了他對蔣介石「保住台灣免於淪入共產黨之手」持反對論點,忘了中共曾經發動古寧頭戰役和「血洗台灣」,個人覺得不盡正確之外,其餘通篇論述,並沒有錯。唯一的錯誤是文章的標題,如果能夠將其改成「一個綠營人士看蔣介石和白色恐怖」,那就沒有爭論餘地了。而這就是筆者一直想要傳達的觀念,評斷歷史事件本來就有不同的角度,端看你從那個角度來看它。如果是從世界歷史的角度來看,蔣介石應該是「功遠大於過」。尤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他領導軍民八年艱苦的對日抗戰,牽制了數百萬日軍在中國戰場,協助同盟國獲得最後的勝利,即便說沒有改寫世界歷史,也對世界史產生重大的影響,這個貢獻是永遠不可能被抹滅的。如果是從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歷史角度來看,蔣介石應該是「功大於過」。民國初年軍閥割據,蔣介石銜孫中山先生之命,北伐統一中國,其後又領導對日抗戰勝利,光復台澎金馬。來台以後,保衛台灣,建設台灣,台灣能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陳水扁能以一個三級貧戶之子受到良好的國民義務教育當上總統,蔣介石的貢獻也是不可能被抹滅的。如果是從台灣本土民進黨的角度來看,蔣介石大概是「過大於功」,甚至會有人堅持「有過無功」。如同鄧先生說的「蔣某人領導北伐與對日抗戰的功業又與台灣有何關係?」,從日本人手中收復台澎金馬,可能也不是「功」反而是「過」。「中華民國是流亡政權」的論點讓蔣介石保衛台灣和建設台灣的貢獻都被否定,而他在那個時空背景的威權統治和白色恐怖則被放大成為對他一生功過唯一的結論。蔣介石的功過,留給後代的歷史學家來做客觀的評斷。現在藍綠可能仍有各自不同的角度和解讀,然而既然大家共同生活在這塊土地上,那就互相尊重。成王敗寇本來就是歷史殘酷的事實。台灣走過戒嚴時代,留下了深刻的歷史傷痕,等到民進黨拿到政權,「中國豬滾回去」,「太平洋沒有加蓋」,又造成了嚴重的族群霸凌。轉型正義可以討論可以做,但是如果帶著仇恨,做法粗暴,怎麼可能不產生傷害?島內怎麼會達到真正的諒解?柯文哲說:「留下銅像並非屈服歷史,而是超越歷史,做自己的主人」。他說的沒錯,有一天,大家都能放下過去的愛恨,超越這些歷史恩怨,台灣這塊土地上才能有真正的和諧。
《即時論壇》徵稿
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本報特闢《即時論壇》,歡迎讀者投稿,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文長以500字為度,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唯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APPLE NEWS COPY RIGHT

原文地址: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70222/1061642/答覆「藍營人士對二二八事件的詭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