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偕院長的感慨:本位主義如何解?

0
3

施壽全/馬偕醫院院長生活在現代社會,人與人之間的聯繫,因為科技的進步而更加方便與頻密,種種事工,也因此而日趨複雜與多元,往往不是個人可以承擔,需要組成團隊才能執行。提到團隊,當然必須成員通力合作才能發揮功效,反之,若成員各懷異志或各持己見─就是所謂「本位主義」,無疑將使團隊減損甚或喪失機能。一般來說,本位主義有兩種型態。其一是分工權責有灰色地帶,誰做都可以,卻誰也不想主動做;這種型態大家相對比較熟悉,公部門間與私人機構內部,都可能有此種情形發生。其二眾人或許較少留意,其實卻也頗常引發困擾的型態是:分工明確,但主事人員卻只關心自己立場,沒有顧慮其他同仁或同胞的處境,可說是盡責過了頭,提出不符成本效益的要求,影響有限資源的分配。以醫療體系舉例來說,如今每年健保資源耗用已達六千六百餘億元,但若問各層級醫院或各醫事職系,是否覺得分配所得已令人滿意?恐怕得不到任何肯定的答案。每個醫療相關部門,都可以有一套文情並茂的說法,並舉出扣人心弦的故事,來強調自己的專業是多麼的重要,哪裡還需加強,何處尚待提升等等。自我感覺的重要性若到達關鍵樞紐或無可取代的地位時,衍生出來就有兩種效應:一是對內或對外以強悍手段爭取資源,雖然爭取勢必擠壓他人權益,但這不是「無比重要人士」所關心的事,他所關心的,是他的管轄領域,有沒有達到他主觀認定為理想的境界。其二的效應是:專業資格的取得與維持變得繁瑣與困難。因為「無比重要」,所以要納為我輩中人,當然要有相當門檻,而且入門後必須接受嚴格的繼續教育訓練,才能保持不被淘汰!大體來說,通過考試或鑑定,取得某種證照或資歷,其後在職場上,須要與時俱進掌握最新的相關知識與技能,才能順利工作,是大家都可以了解的道理。問題是,許多最新的知識與技能,其實就已自然而然的融納在日常工作的演練中,根本不需要另外花時間學習,但有許多「無比重要的專業」,對此就有不容侵犯或質疑的安排。有位曾任政府部門首長的好友,原本擔任某「臨床(人體)試驗」主持人,因為經常往返國內外,無暇定期親身參與相關的倫理與法規課程,因而被拔除主持人資格!不能符合規定,雖然只好依規定辦理,但值得討論的是,如此規定是否有顛撲不破的道理?身為臨床試驗主持人,如果不諳倫理與法規,當然可能犯下嚴重錯誤,問題是,不斷重複講授的倫理問題,可曾有標準答案?法律與命令,又是多久才會修改一次?以不需要更新就會自動更新的內容囿限眾人必須參加實體課程,還要考試通過才能取得學分,真的有這麼「偉大」嗎?除了「本位主義」,實在沒有別的解釋。當然,並非僅有臨床試驗如此,許多別的「重要專業」也一樣;外人常說我們的法規妨礙進步,種種流於形式的「繼續教育訓練」,就是妨礙進步的罪魁禍首之一!討論若擴及社會各項事工,其實處處都可以看到「本位主義」的危害!方興未艾一例一休的爭議,政府、企業、雇主、勞工,那一方能夠不是本位主義?性別平權、年金改革等議題,又有哪種勢力或團體,願意為整體考量或相互體諒各讓一步?本位主義問題不解決,社會恐怕難有寧日,但本位主義如何解呢?

APPLE NEWS COPY RIGHT

原文地址: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70125/1043036/馬偕院長的感慨:本位主義如何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