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棄物定義是實務最高判準

0
2

陳鋕銘/台南地檢署檢察官近日有高雄地方法院何一宏法官在《蘋果日報》為文,擔心轉爐石等事業產品,依新修《廢棄物清理法》,必須同時符合中央主管機關公告及實質認定要件,才會被認為是廢棄物,因此無法解決實務爭端。這恐係出於誤解。新修正《廢棄物清理法》第2條第1項,對廢棄物作的5種定義,或第2之1條的3種事業廢棄物的定義,都是擇一符合要件即可,不是必須同時俱備的要件。第2條第1項第5款是說「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公告者」,顯示公告只是補充性要件。第2條之1之前文更明白規定:事業產出物,「有下列情形之一」,不論原有性質為何,為廢棄物。已足以說明中央主管機關的公告的形式要件,都只是要件中的一種,而非必備要件。其實在修法過程中,就有實務界擔心主管機關可撤銷產品登記公告為廢棄物的規定,是否是行政主管機關留一手,消極抵制廢棄物定義條款的修法?但在綜觀修法草案的脈絡與結構後,已經了解實務個案認定不必等待中央主管機關公告。而且這條行政機關公告規定其實是善意的,因為儘管實務個案爭訟中,可依實質認定標準判定是否為廢棄物,但是有中央主管機關公告為廢棄物,就可減省個案中舉證、鑑定的繁瑣程序。並且能將這類產出物自始納入廢棄物的嚴格行政管理流程中,沒有模擬兩可逃避監督的空間。那麼主管機關如何判定事業產出物該不該繼續為產品?除了參照廢棄物實質定義以外,也要綜合評估該事業產出物在市場上的評價、流通性,以及違法貯存、利用致生污染環境之虞的發生頻率與風險高低。如果某一登記產品,比如煉鋼爐渣,已經被查獲多次違法濫倒污染環境,市場上產品利用率又不高,經常發生瑕疵爭議,業者竟然還必須巧立名目,賠本以高額宣傳費倒貼購買客戶,顯然已失市場效用,這時主管機關就有責任撤銷其產品登記,公告為事業廢棄物。因此實務的個案可以累積出中央主管機關廢止產品登記的必要性,如果主管機關怠於公告,人民將可以檢討其行政責任或政治責任。台灣並不缺乏妥善處理廢棄物的技術及規範,缺乏的是明確果斷的執法。廢棄物實質定義的修法,是踏出廢棄物濫用泥淖的第一步,執法者更要秉持經濟犯罪、經濟解決的指導原則,結合《刑法》沒收新制,將廢棄物污染節省的外在化成本的費用全部回頭向業者追索,甚至比照《洗錢防制法》的擴大沒收條款,算算歷史污染舊帳,才能扭轉非法濫倒低風險、低成本的基態,建立環境法治的國家。

APPLE NEWS COPY RIGHT

原文地址: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70105/1027913/廢棄物定義是實務最高判準